苏颖新浪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文案随笔 >> 

设计中的禅意空间

2020-03-03 15:49:00

 

禅意空间的设计犹如一条涓涓溪水、不张扬、不磅礴,缓慢而行却从未停止,细水长流却未消退。


禅意空间是宁静却不失优雅,远离喧嚣而不失消极颓废的空间。 


禅意空间以其简朴、舒适、随意的特点给人很强的吸引力,为空间营造一个宁静、安逸、平和的港湾。 


禅意空间注重物体的简素之美,在室内设计中设计师都偏爱木材,认为木材是有生命的。以求保持原木的素色和清晰的纹理,这样可以体现一种禅宗的简素精神。


亚光材料呈现出的是材料的简素本色,粗糙的质地、随意的形态,无不体现出自然的本色之美,洋溢出一种天真、淡泊、洒脱的景象。 


利用简素的物体和天然材料所营造的室内空间,使人的心境平和与安祥,超然物外。在这纯自然、高简素的色调中,展现出的是一种朴素、简约之美,这种精练的视觉美感,正是禅意空间的体现。


利用简素的物体和天然材料所营造的室内空间,使人的心境平和与安祥,超然物外。在这纯自然、高简素的色调中,展现出的是一种朴素、简约之美,这种精练的视觉美感,正是禅意空间的体现。 


同样是出自“木匠”大师中岛乔治之手,本案纸灯是一个非常低成本的方式,不仅漂亮还起到点缀禅意空间的作用。

建筑师Heidi + Peter Wenger禅意的用餐区。 

摄影师Melanie Ko一个舒适的下沉式火炉。 

如果你房间外是一个小花园,一定要利用它。


如果你没有户外花园,理想的做法是可以将禅意风格花园汲取到室内空间中,不规则的盆栽、鹅卵石都可以营造出这种“纯净”感觉。 


石头、竹子、木材、细石和植物投射出朴素的气息,带来平静的感觉。

 

这种现代化简约线条的浴缸深深受到禅宗理念的影响。

山本拓郎建筑师纯白建筑,另一种简约的诠释。 

本案告诉我们,竹子不必占用大量的空间。

宽敞的空间可选用一些种植。 

禅意空间境界的营造,并无太多的手段,就看设计师是否有“觉悟”,看有没有慧眼和禅心..... 


无简洁、不设计,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风靡全球,形成了一股继包浩斯时代以来的最大规模的简约设计风潮。 如果说现代设计中,有一个词是所有设计师都推崇标榜的,那非“简洁”二字莫属了。正如中西方绘画最终不约而同地走向写意,世界设计风向也一致无疑地选择了简洁。

  但是,简洁设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设计有“道”可循么?未来的设计呢?这些问题似乎无人在意、也似乎无人能准确解答。

  禅即本质

  我们追寻设计的缘由,必先洞察人类本身的各种需要,尤其是人的生活和审美需求。与科技的发展不同,人的某些需要,是定期定量的,不会是无限制、无限期的增长下去的,比如人的温饱需要,也比如我们的审美和安全需要。

  可以说当今的人类,同2000年前祖先相比,审美方面并不见得有多高明,时尚总是在从传统中汲取养料。《兰亭序》被后人临习了千万遍,始终无人能达王羲之的水准,而遍及世界各地各种风格的人体雕塑,一与古希腊作品并列时就会显得黯然失色。

  运动的事物,总有轨迹可循,而静止的事物,往往难以深究。所谓世事万变而真理不灭。这里的我们说的真理,是去除一切修饰的质朴的世界和人性,本质即禅。

  禅的源起

  说起禅,你会想到什么?禅师?顽石?乔布斯?少林寺?天桥算命的“大师”?

  禅宗又叫大乘佛教,源自印度佛教,却又是对印度佛教的一种革命,其与中国的儒学结合,成为今天禅宗的起点。我承认,当代中国尤其是大陆地区,佛教禅宗几千年积累的善果和因缘,被扫荡殆尽、面目全非。如果佛祖目睹央视春晚,与美女一起翩翩起舞的僧人的镜头会让其再度涅槃,永不再光临这片神奇的土地。—— 这当然不是佛教。

  人们都说某人很坏,坏到了极点就是“五毒俱全”。这“五毒”即佛教形容的贪、嗔、痴、慢、疑。而解决这些业障,有个渐进的步骤: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盘若。其中盘若是一种物我两忘、无天地山水、无器具人心的存在境界的极端,常人无法感知,更无法到达。禅定是凡人所能进入的最高境界,是一种对生活和人生的彻悟,也是一种大智慧的体现。


禅意美学

  禅追求纯粹的世界和人性,其“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 性成佛”的宗旨,说的是去伪存真,溯本求源。这本源是禅宗最根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一个“空”字。空不是空空如也,并非是无物 ,而是海纳百川的广阔胸襟,是直指人心的质朴世界,是一种普世价值, 空即是美。

  世界上的审美各有差异性,但是本质却又惊人的相同。

  质本美-日本的设计美学

  说到禅,几乎无法不提日本这个国家。禅在中国诞生,由日本人铃木俊隆、铃木镇一传向世界,日本的禅相比中国的同宗,发展的更为极至,这与日本民族的生活环境息息相关。

  日本地处太平洋与欧亚大陆板块边缘,是两个运动中的板块挤压出来的土地,海拔落差很大, 因此往往四季并存,自然界如天堂般的美丽,山顶白雪皑皑,山脊枫叶飘红,山下绿意葱葱,樱花如雪片般绽放,85%的森林覆盖率更让整个日本好像蔚蓝的太平洋中一片漂浮 的绿叶,不提日本的富足,仅是大自然的馈赠就让日本人似乎活在桃花源里。 

而同一个日本,  受地壳运动的影响而多灾多难,地震、火山、海啸、飓风不断轮番攻击这个狭长的岛国。平常人都渴望安然幸福的生活,而日本人连脚下的土地都是不稳定的,日本民族就象樱花一般,瞬间漫山遍野地绽放,象大片雪白的云朵萦绕在房前屋后,但一夜醒来,花瓣飘落如雨,走在林中,拂面迎来的,仿佛是片片零落的纸钱,刹那间,在天堂地狱中穿越, 这让日本民族产生了对自然的敬畏并衍生出一种“无常”的审美。日本人认为一花一草皆为神,天地万物均有神灵主宰,本身已经极致美丽,无需刻意雕琢与修饰。

  这样的审美传统,塑造出无印良品、夏普、资深堂、松下等等独特优雅的品牌。也培养众多深受禅宗审美影响的设计师,如原研哉、畏研吾、三宅一生等。 

人本美-北欧的设计美学

  如果说以传统中国与现代日本为代表的东方审美是一种天人合一的自然的“质本美”,那么基督教文明为首西方世界的审美原则,会不会与东方完全不一样呢?

  今天西方文明的主宰者英、法、德、意、美均是古日耳曼人的后裔,他们的祖先从现丹麦挪威沿海以及德国北部兴起,向整个欧洲扩散(其中盎格鲁人-撒克逊人进入英格兰,法兰克人进入高卢(法国)的北部,而哥德人进入西欧洲中部和南部)。

  北欧凌厉的寒风、严酷的冰雪容不得人们悠闲惬意的狩猎和捕捞,人们必须时刻以生存为中心,迅速地获得食物、安全温暖地保护好自己,生活器具和工作工具也必须牢固、简单,具有足以传世的耐用性,因此产生质朴、简洁的审美特色,这与东方禅学追求本源的哲学态度是一致的。

  可以说北欧的严酷环境促成了一系列伟大文明的诞生,直到今天,仅仅北欧5国,这个只有2500万人口的群体,拥有世界500强企业20家,而中国14亿人口也仅拥有23家,且基本上均是合并后的垄断国企。而北欧的名单则充满活力:宜家、volvo汽车、爱立信、诺基亚、利乐、萨博、 乐高、H&M…..更不用说一些常见“小”品牌如 女装 ONLY、VERO MODA、JACK&JONES、佳士伯啤酒均是北欧企业。

  哪怕在战场上,北欧人也是好样的。二战前期的苏芬战争中,没有飞机大炮的芬兰用伤亡2.3万陆军的代价,击毙了32万武装到牙齿的苏军。 

我本美-中国古代的人文审美

  中国与日本一脉相承,均是东方文明的代表,在对于审美的趋向上也是一致的。而两个国家产生这种审美的原因却又不尽相同,日本审美源于对自然和神的畏惧,而中华文化的审美则来自 对人文精神和世界本质的不断认识,从精卫填海传说到《诗经》中“天命糜常”,再至宋明理学的“格物穷志”,对神和自然的敬畏远远不及对精神层次“道”与“理”的追寻。 

统治中国历史的士大夫阶层,不论是文人墨客还是商贾官吏,无不鼓吹人生的意义和精神,李白、王昌龄的诗歌,朱耷和徐渭的书画,范蠡和苏东坡的入仕抱负,均带有浓烈的直抒胸臆、非黑即白的人文色彩,中国传统历史也鼓励和提倡这种精神。

  这种不惧鬼神、不论成败,只在乎人欲和天理的精神,催生一种超凡脱俗的审美。这种审美的核心是对独立人格的尊崇,是自由的象征,它的表现是怀素龙蛇狂舞的草书、朱耷愤世嫉俗的花鸟以及江南建筑那简洁脱俗的线条色彩。

  与士大夫与草根阶层不同的是,中国存在一种政权的审美。这种政权审美受道家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影响,相信“正色”,要求今朝的属相要“克”前朝.,传统的政权审美中,崇尚高贵的黄色,即所谓的“帝王色”,但政权审美明显受民族属性的影响,比如满清入主中原后, 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对中原武力和政权的摧毁,对汉民族最显著的影响是把草原民族的审美和习俗改变,这种改变在建筑的样式、色彩、服装等等均有体现。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古代这些政权的色彩,带有鲜明的时代属性,并不能代表中华民族的色彩。以士大夫追求对人和自然的深刻认识为代表的审美,在传统政治的高压下顽强地生长着,绵延地传递民族文化,“中国唯一能立足于世界的,一定是中华之文化”林语堂如是说。

  我们前面说禅的审美是“空”,空孕育万物,这种空灵的、虚无的状态让人彻悟,而创造这种空灵的环境是净化心灵的首要条件,于是禅师们有意识地在生活中简化周围的事物,比如尽量用原始甚至带有锈斑的粗陶瓷茶碗, 在寺院中用碎石营造“枯山水”等等,其中最著名的是日本龙安寺,那种刻意而为的环境真能让人“心有沧海 ,目无纤尘”。

  总而言之,禅意美学的精髓是:追寻本质,展露天性.